“美女们,要吃宵夜吗?”余杰站在门口敲门问。

“余帅主厨,娜姐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啊。”娜姐对着余杰挑了挑眉,然后将余杰的目光牵引到苏小涵身上。

“要吃的要吃的。”苏小涵憨憨的应答。

十五分钟后,闻到鸡蛋香,娜姐一手拿着平板,一手拉着苏小涵走出了卧室,厨房里摇滚混和着厨具的碰撞声渐渐清晰。不一会儿,三小碗荷包蛋肉丝面、三副筷子外加辣油老干妈一瓶,被余杰端出厨房、稳稳的放在铺有碎花刺绣的桌布上。

“啊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,启动啦。”苏小涵对美食总是毫无抵抗能力,显然已经把高三吃宵夜长胖遭同学嘲笑的屈辱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“好好享受哈!这个鸡蛋是孕妇专供,面条和肉丝应该也是拿对面沃尔玛最贵的买的,再加上余帅亲自下厨,机会难得。”从娜姐的口气里很明显能听出来,余杰很少下厨,只要下厨作品必是经典。但是“孕妇专供”这个梗,苏小涵很难get到。

“以后也没有孕妇需要了,你们有空的话,帮忙消耗吧。”余杰的表情有点失落。

“lynn身份特殊,不太可能接受意外的小孩。余帅你应该很清楚你们圈内的生存法则,不谈感情,只谈利益。这么好的工作,不能脑门一热,说辞就辞啊。为了能混进贵圈,你和lynn给我走了不少后门,其中艰辛你是知道的。”苏小涵第一次见娜姐这么严肃的语气和表情,就像一位长姐在教训不听话的弟弟。

“lynn腕上戴着的是伯爵PIAGET,我在留学期间在橱窗只望了它一眼,便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。其表面的装饰全是名贵的宝石如青金石、珊瑚石、珍珠母、虎眼石、玛瑙等雕琢而成。第一次见到她,我就知道她绝非一般的百富美。尽管她身上的品牌我都看不懂,但光是这块手表就是你差不多十年的收入了,我的三十年收入。”娜姐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里除了羡慕嫉妒恨,就是羡慕嫉妒。

“大概就是墙内墙外吧。也许等你真正进入所谓的金融圈,也会怀念像现在这样的正常人的生活。你们做IT的,赚的是踏踏实实的钱,相比其它行业也算是高薪阶层。我们的基本工资其实差不多,差别在于年终奖。 而年终奖是我们拿无数次通宵陪酒陪唱,甚至陪睡换来的… 现在我基本财务自由,大概10年不工作都没问题,所以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比如好好修炼厨艺,给两位美女当全职保姆,如何?”余杰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轻松。这时候的他在让苏小涵觉得非常耀眼,因为原本英俊的脸庞配上不羁的气质,正是苏小涵的菜,恨不得立刻上去咬一口。奈何碍于老妈经常念叨的淑女形象,活生生的将留到嘴边的口水倒吞了回去。顺势吞了一大口面条,苏小涵觉得味道真的很赞。

“可以啊,首先说好,没工资哈。不过我们Tina好像还缺个男朋友,你要不要兼职啊?”娜姐看出了苏小涵的小心思,故意撮合。餐厅氛围瞬间由严肃紧张变得八卦轻松。

“娜姐你真疼我,这兼职不但没钱赚,还要倒贴钱的吧。估计十年财务自由要大打折扣了。”余杰略带自嘲的嫌弃道。

“什么?我 又 没说要男朋友。” 苏小涵的脸颊气得绯红绯红的,小心思被猜出来很难为情。从小到大,苏小涵一直是好学生、乖乖女,从没谈过恋爱。研究生期间,实验室都是一帮做理论计算的类码农师兄,大脑内存被高深的算法占去了90%。虽然智商系统发育完善,恋爱系统的发育指数还是0,也难怪提起恋爱秒变婴儿。

娜姐的平板上正在播放综艺节目奇葩说,辩题是:“婚内遇见今生挚爱,要不要离婚?”

 

4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