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那个神秘富家女Lynn与余杰之间的纠葛,一个月后终于有了答案。

像极了苏小涵来豪苑小区的第一个清晨,同样粗暴不间断的敲门声,照样是活生生的把穿着碎花小睡裙的苏小涵从梦乡中拽出。苏小涵气鼓鼓的打开门,然后一股强有力的撞击感迎面袭来,睡梦中的苏小涵彻底清醒了。苏小涵张大眼睛,发现余杰倒在自己身上,浑身散发着酒气。一个1.81米的壮汉压在一个1.58米的瘦女子肩上,目测苏小涵的肩膀会淤青。

“喂, 醒醒啊。”苏小涵使劲全身力气,试图摆脱肩上的这个千金锤。

“她要是和你一样,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,该多好啊!”余杰颤颤的站直身子,低着头,双手轻轻地捏着苏小涵白里透红的脸蛋。说完又一次倒在苏小涵瘦弱狭窄的肩膀上。苏小涵忍着疼痛,踉踉跄跄的搀扶余杰进了卧室。走到床边,像甩抹布一样,将余杰扔到床上。正哎哎呀呀的甩动着以减轻酸痛的苏小涵的手臂,突然被神志不清的余杰牢牢抓住,动弹不得。

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你当初招我当你助理,只是为了寻开心。现在你突然告诉我你要去新加坡了,跟那个男人结婚。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我爱上你?为什么今天在告诉我孩子不是我的?为什么?…”余杰的声音慢慢变弱,手也渐渐松开。苏小涵知道余杰深爱的那个女孩是lynn, 望着痛苦疲乏的余杰,一阵心酸。心想要是余杰爱上的是一个普通女孩子,现在应该是幸福甜蜜的。余杰长的帅、性情温和、工资高、学历好、家境小康,最重要的是做菜真的很好吃。余杰辞职以来的一个月,每天都变着法给Tina和Rita做晚饭,每天不重样,餐餐经典。

娜姐经常开玩笑说:“肥水不流外人田,余帅是我们家Tina的,谁抢跟谁急。”次数多了,余杰也似乎默许了。苏小涵虽然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,但她很清楚记得不喜欢是什么感觉,所以对于余杰她不是不喜欢。还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,有个男生拿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跑过来对苏小涵说:“我要出国了,可能5年后才会回来。” 苏小涵不咸不淡的答 “哦”。那个男生把花塞给苏小涵接着说;“那你会等我吗?”苏小涵吓得脸都白了,直接把花扔在地上,后退了很多步。然后那个男生跑开了。这是一个短暂很凄但不美的故事,但苏小涵知道那就是不喜欢,因为别人浪漫的表白于已是惊吓。

苏小涵将余杰的手慢慢的从自己的手臂上拿开,给他盖上被子,轻轻关上门。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后,和往常一样准备洗漱上班了。

又到planning会议日,这个会分为两部分,上午是part 1, 下午是part 2,。两部分的主要内容都只有一个字-吵,不同之处在于吵的对象不一样,上午是和产品负责人吵(team 外部矛盾),下午是团队内部成员吵(team 内部矛盾)。Rita说这一天是她每两个礼拜必经历一次的鬼门关。

Scrum的宗旨是让每个人都参与到需求分析中,让每个人在part1结束后都知道产品应该长成什么样,在part 2 结束后知道怎么实现这些需求。在part1, team 成员都会尽最大努力为团队争取利益最大化,比如争取用最简单的实现方法打动产品负责人,也就是所谓的功能第一,用户体验第二。在part2, team 成员之间会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,比如选用自己推崇的技术方法、为每一个需求争取更多的时间等 。Rita作为团队的测试兼需求分析,在这个会议中要做的实就是理解然后解释,大脑当机器用,全程都处于高速运转的状态。

Peng, 陶瓷制品落地的声音将Rita从紧张的会议氛围中强行拉出 。地上陶瓷碎渣散乱的分布着,棕黑色的咖啡静静的在碎片间隙流淌。

“啊,不好意思,我走神了,没注意旁边有人。”Rita从会议室走出,本想到咖啡岛喝杯咖啡休息下,没想到意外撞着刚打好咖啡的杨义杰。

“没事没事,我叫阿姨来打扫下就好了。”杨义杰看着眼前花容月貌的美女,秒变暖男。眼前的这个美女明显脸露疲倦之色,杨义杰怎么也生不出责怪之意,不用看也知道杨义杰的眼神除了心疼就是怜惜,表情除了傻帽就是二缺。

4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