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不好意思,那我明天买一个陶瓷杯赔你。Frank,你也是新来的吧,应该认识Tina。明天我让她帮忙带给你。”Rita 瞟了一眼杨义结胸口的门禁卡,看到杨义杰的英文名叫Frank, 工号和Tina的末号差一。 以Rita的过人的智慧以及测试人员专门找茬的火眼晶晶,一猜就知道眼前这个愣头青是和Tina一起入职的应届毕业生,想到今天是自己在D公司的最后一天,就说了帮带的事。Rita说完端起咖啡就往会议室走去,背影优雅妩媚。而此时的杨义杰估计在偷偷咽口水,眼前远去的这个背影,穿着他最爱的中长款的包臀裙。

初夏时节,海市的天气总是雨多晴少。公司朝南的墙是全透明的玻璃,毫无遮挡,光线极好。但此时窗外黑压压的乌云让苏小涵觉得胸口沉闷。Tina所在的C区,办公空间宽敞,每个人的办公空间足足有9平方米。120度拐角的自由升降办公桌,配上360旋转的自由升降办公椅,想站就站,想做就做,想躺也未尝不可,那叫一个舒适。放眼望去,大部分同事的办公桌顶都被各种绿色盆栽环绕,争鲜斗艳的,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视线走进靠窗的几个办公桌,桌上物品摆放简洁有序,除了公司配备的电脑、电话和笔记本,还有私人添置的相框、书籍和饰品等。办公桌墙壁上除了公司规定名字贴牌,都粘贴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奖状。

Tina端着咖啡,在一扇敞开的南墙玻璃窗边驻立,吸着刚才室外流入的新鲜空气,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办公室。虽然来公司快一个多月了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好观察过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外企D。也许是因为舍不得Rita,也许是因为对未来长久驻足这儿的疑虑,也许… Tina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。爸妈经常跟她唠叨,女孩子呆在外企稳定,进了外企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幸福的大门。等嫁人生完小孩,人生就完美了。听起来苏小涵的人生离完美只差四个字“嫁人生娃”,可是谁规定的完美准则?谁能保证嫁人生娃后的自己一定幸福美满?

“美女,发什么呆呢?”杨义杰凑过来直勾勾的看着苏小涵的眼睛,身子成45度倾斜,左脚翘起,全身的重心都在右脚上。

视线被突如其来的异物近距离遮挡,苏小涵本能的松开手向上举,腿往后迈了一步。Peng,又一个咖啡杯落地。顺着棕黑色液体流动的方向,一个大活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。伴随着一声声哎哟哎哟的惨叫,苏小涵才回过神来,伸手想去扶杨义杰。

“你吃错药了吧,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吓人。”杨义杰顺势站起来,拍了拍衬衣西裤上似有似无的灰尘,嚷嚷着。还好没沾上咖啡,要不然一定会被杨义杰骂惨,苏小涵暗自庆幸。自打熟了以后,她和杨义杰从没有过“不人生攻击”的对话。苏小涵早已经习惯了杨义杰的刀子嘴,现在也没心情跟他闹。

“对不起,行了吧,我去找阿姨过来。”苏小涵不咸不淡的示弱了。杨义杰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拉住刚要转身的苏小涵,艰难的挤出陪笑的表情说:“哎,你们组那个大美女叫什么呀?有她微信吗?”

“知道,有,但是无可奉告。”苏小涵立刻满血复活,满脸都写着得意。苏小涵最喜欢也最讨厌杨义杰这副假装谄媚的脸。只要看到这张脸,苏小涵一定肾上激素猛增,火力全开。也不知道上辈子跟杨义杰有什么过节,这辈子似乎总是剪不断理还乱。面试的时候,两人一组,互相厮杀,最后莫名结对,一起被D公司录取。刚入职的时候,部门秘书还偷偷的找Tina求证关于她和杨义杰金童玉女的传闻。再之后苏小涵的公司登机账户有问题,而这个问题正好是由杨义杰负责… 诸如此类,总之原本陌生的两个人,本不该有这么多交集,可就是一直有瓜葛。说来也奇怪,在杨义杰面前,苏小涵比在任何时候都任性、刁蛮,完全不能好好说话,一点就着。杨义杰也从不避讳,对苏小涵直接进行言语上的人生攻击就像家常便饭,一顿没有就觉得不习惯。

4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