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慢下来了,Jeff什么也没说。

“Jeff,你一定很舍不得Rita离开,对不对?”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苏小涵冷不丁的问了这样一句。整整两分钟,空气中除了引擎声就是尴尬香氛。后座的Rita脸色有些发白,正打算说些什么。Jeff 淡雅的微笑说:“只谈工作,不谈感情。”

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以后你就会习惯了。”Rita咧咧嘴,撇过头看窗外。Tina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低头摁了下音乐播放器。车内,阳光、清风、摇滚乐,还有强劲的引擎声。

Jeff平时在办公室很温和,跟大家都有说有笑的,唯独对Rita,总是很冷。就像Rita说的,Jeff 知道谁喜欢他,能感觉得到,所以刻意保持距离。而Rita自己当然也知道Jeff完全不在意自己,聪明如Rita, 傻就傻在习惯欺骗自己。如今,Rita选择离开,其实是正确的选择。

照着便签纸上的清单,三人迅速的搞定了采购的重任。正准备推购物车去收银台的时候,Jeff拐进货架拿了两袋槟榔出来。

“槟榔?”

“槟榔加烟,法力无边。”Jeff 拿着槟榔袋在Tina滚圆的眼珠前晃了晃,然后放进购物车。 Jeff平时很少抽烟,只有被一个号称“老烟袋”的上层领导盛情邀请时,才会硬着头皮去公司门外的烟友坡。根据Tina多年看言情小说的经验,Jeff这一反常的举动,肯定跟Rita的离开有关。但苏小涵已不敢再多嘴,上一回合已足以证明自己的那点情商完全不够用,一个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一个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室友,她谁都不想伤害,更不敢得罪。成年人心中自有一杆秤,早有计较,应该也轮不到她苏小涵在这唧唧歪歪。

在Rita离职的第九个工作日,也就是以两个礼拜为单位的sprint结算日。

“这次demo谁来做啊?Tina刚来,可能还不太熟,要不这次Tom 来?”Jeff 抱着电脑走进scrum room, 边走边说。

所谓的Scrum room就是一个临时会议室,因为被某团队因为某项目长期占用而被特别冠名。项目刚开始的时候也经常被其它团队明着暗着挤兑,毕竟Scrum这种做项目的玩法在D公司还是个新鲜事物,并且某种程度上侵犯到了大伙的利益(可用的会议室少了)。经过几个月的试验,由于项目进展和产品质量都非常喜人,高层直接将两个会议室打通, 配备电子屏、小白板以及书柜等让冠名变成了实名。也正因为此,大家压力更大了,毕竟聚光灯下表演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“额,我英语不好啊,怕待会讲不清楚。这事不是一直由测试负责的吗?”Tom犹犹豫豫的说着,头慢慢转向右边,无奈又期许的目光定格在身边的苏小涵身上。Tina还不知道demo的重大意义和责任,只是听起来好像是自己的事,就只顾着点头。Tom见Jeff没有反对,就顺势跟Tina讲了讲demo的注意事项,以及友情提示可以参考以前Rita留下的demo指南之类的。这两个礼拜以来,Tina的大脑里全是层出不穷的bug,争分夺秒的和它们作斗争,根本无暇顾及其它的,对Tom的各种忠告也没怎么听进去。测试、发现、记录、重现、找人修、然后再测试bug,就是她这两个礼拜以来神经所接受的所有信号。

2 1 收藏


直接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