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职那天是周一,直到第5天,公司才跟我办入职事宜,按法律规定报到两周之内签,然而大多数你所见到的公司都会拖到第二周周五才签,就像工资总是拖到次月15号一样,能拖就拖。

114771713395094332

人事小姑娘叫朱桃,大眼小脸,唇红齿白,穿着粉色蓬蓬裙,上身是白色泡泡袖衬衣,扎着双马尾,这个娇小可爱的小姑娘,蹦蹦跳跳地跑过来,递给我一堆文件签署,入职安排妥当返还给我合同的时候,顺便给了我2个桃子。

“欸?这是?”我歪过头,一脸懵逼。

“你是华师大的硕士呀,我是华师大本科,咱算半个校友,送学长的。”

“好,谢谢你。”

我话刚说完,她人已经笑着走了。真是个活力十足的小姑娘,我想。

那时候我进公司也没多久,还在分析接手代码的结构,老郭第一天在rtx上扔给我2个git地址,让我拉下来先看看代码,有不清楚的问小宋。

先用1天doxygen跑了下自动分析,打印出来准备手动梳理一下。

翻着这份生成结果,我一脸生无可恋,如果代码的糟糕可以用一坨屎作单位,这份代码至少值一粪坑,嵌套关系错综复杂,经常各种互相包含,还好是C++手动管理内存,要是Python的话,循环引用分分钟吃光内存。

这么乱的代码doxygen分析结果几乎没有可读性,只能自己手动分析。我看了几天代码分析之后,发现进展缓慢,老郭来过问了一下进度,我才想到找小宋。

“小宋,这个代码好像有问题,你来看看。”我在rtx上给名叫技术部小宋的头像点了过去。

“哦,这个啊,我知道,有几个文件没放在库里,我rtx传给你。”

怎么是女人的声音?这个小宋的声线显然吓到了我,我再三打量了下小宋,牛仔裤牛仔外套我,圆寸短发,我在rtx上悄悄问老郭,“小宋是女的?”

“是。”老郭惜字如金。

我摸了摸自己扎成马尾的长发,还有脚下的长靴,感觉到一种五十步笑百步。

“来,你把这个文件拷到这,再编译一次。”小宋跑过来我这边。

“不行,还有几个链接错误。”

“哦,还要改个配置。”她站在在我身后操作鼠标,胸口正位于我的脸旁边,一阵淡淡的香气传来,我赶紧让开座位示意她坐,她倒也不客气,鼠标键盘一顿啪啪啪,编译成功。

“这个代号五月花的C仓库是我们的图形库,支撑VR显示,编译成php拓展,那个php仓库是新的后台,Restful的微服务架构,用json通讯,新产品,现在还没启用,你来把它完善,每一个旧后台的接口都要实现。”

“那旧产品的库呢?”我问,毕竟老郭只给了我两个git地址。

“老郭没给你?”

“老郭没给我!”

“老郭,旧产品的库没给他?”她冲着老郭喊,声音浑厚有力。

“不需要了,里面有个文档,所有接口都声明好了,注释也写的很详细了。”

那天小宋细心地帮我解决了所有编译运行问题,又帮我指明各个文档位置和共享空间。

第二周周一过来,没有看见小宋,工位也是空空的,我问葛晋怎么回事

“她辞职了,招你来就是接替她的工作的。

我感觉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,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,有人走,就有人来,铁打的团队流水的工程师。

“大概,这就是一种循环吧!”我背手叹气道,一回身,正看到陆小琪站在身后,直直地看着我。

“那个,你给我的txt,循环我不是很明白。”她一脸无辜地说道。

“什么?可你不是已经把乘法表输出出来了?你没有用循环吗?”我瞪大了眼睛。“不需要啊,就一行一行输出啊。”

“我看看你的代码。”

“呃,你这个输出是对的,但是可以用循环来写更省事。你看着啊。”

“这个while的意思呢,是每次下面的大括号里运行完了还会继续再来判断,我们这个判断的变量$a每次在大括号里被手动加上1,直到加了九次$a变成了10,$<10不成立,就跳出while后面的大括号,执行下一行大括号外面的内容。还有一种写法是for循环,它写成这样。”

“For形式的循环,把变量的赋值和加一操作都放到了for后面的小括号里。$a++和$a=$a+1是一样的操作不同的写法,但只有中间一句是判断,它本质上能做的事情和while是一样的。这后面的加一操作可以变成加二,这样就是2个2个的跳着输出,你自己试试。”

想到我新来公司,还有很多新东西要了解,看着今天教了一点差不多了,赶忙回到自己工位假装日理万机。

RTX上有一条未读消息,是葛晋发来一条笑而不语的表情,意味深长。我转过头瞪他一眼,回了一条翻白眼表情。

6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