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三早上一进办公室,感觉少了好多人,扫地大爷看见我,紧走几步凑到身旁,用力地指了指会议室:“他们在里面开会呢。”

我一推门,围着一条长桌里面已经一片人了,CEO 盼总正在那头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,我搬个椅子摸到老郭旁边坐下。斜对面是陆小琪,她低着头,好像没看到我。

“我们是一个初创公司,需要每一个人都全力以赴。今天很残酷,明天更残酷,后天很美好,但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。一直以来我总觉得公司凝聚力不够,自由散漫,没有工作的氛围。今儿这个有事,明天那个请假,安排个事总是执行不到位,安排的越多,我最后擦屁股的越多,好不容易培养个人,刚能干点活就跑了,总之是一盘散沙啊!”盼总一脸痛心疾首,喝了口水镇定神色继续道,

“从今天起,我们实行大小周制度,每周至少有两天九点才下班,这样你才能得到更好的锻炼。请假要提前三天申请,要经过直属上司和我两个人的签字,如果不请假,每个月还有200全勤奖。不要总是问公司为你提供了什么,多问问自己,你为公司奉献了什么。年轻人要多吃苦,不要让未来的自己讨厌现在不努力的你。”盼总左手握拳,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“好!”葛晋带头鼓掌,于是大家也稀稀拉拉开始鼓掌,盼总感觉得到了生命的大满足,面露如痴如醉之色。于是大手一挥:“散会!”

 

“艸,这你也喊好!”我RTX上问葛晋。

“咱们虽然但工资少,但加班多啊。(手动doge脸)。”

“锤子,中午不跟你一起吃饭了。”

“王哥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,谁tm愿意加班啊,去tmb的,那些韩国人中午才来,我们九点就到,加班对我们根本不公平。”

我默默地关掉窗口没理他,他不知道,我和陆小琪约好了去吃饭,他怎么做都是徒劳。

陆小琪还有一台Mac Air,央我帮她装上php环境,于是给她下了个MAMP,告诉她MAMP的网站根目录位置,就和Windows上的LAMP并无区别了。这对我并无什么难度,但她非要说请我吃饭,而我又对美女向来不拒绝,何况,我最近比较穷。

午休时间一到,等其他人都走光了,陆小琪带我直下地下车库。

“还用开车?”

“公司附近哪有什么吃饭的地方。”

有钱人吃饭都这么挑,坐在车上吹着风,我想。陆小琪右手上的手环很湿漂亮,大概就是所谓的卡地亚吧,正思虑之间,停在一处繁华的商圈楼下。

5楼有一家看着颇为高贵冷艳的餐厅,她找了靠窗的地方坐下来,掏出了Mac Air。让我给她完善下环境。

我倒是一直很好奇今早那个扫地大爷的,因为穿着西装,精神矍铄的扫地大爷,我在别处再也没见过。于是此机会问问这位公司老人: “咱们那个扫地大爷好像不是物业那边的?”

“那不是扫地大爷,那是魏行健魏总,是公司投资人,大股东,他不管运营管理的,整天也没什么事儿,就好个扫扫地,浇浇花。”

我不由得心中一凛,还好前几天茶杯倒了没叫他来擦地。

这边厢给她装好了之前下着的VS Code。翻过屏幕说:

“给你装了微软的VSC编辑器,以后就用它编辑php文件,不要再用记事本了。开发环境已经设置好了,今天给你讲点概念性的东西吧。你一定听过B/S和C/S架构吧。php本身是B/S结构,前端是Browser也就是Safari浏览器,后端Server就是php本身,你写的php代码,在浏览器会解释为html,你看,另存网页,就变成html格式了,php代码浏览器是看不到的,但是你这个html又是php变出来的,所以这种模式实际上是不分前后端的。C/S是另一种结构,你看你这个程序是本地的,这些按钮,标签,都是在你机器上,但是他要问后端要部分数据显示具体的数据,比如这个联系人列表,具体有哪些联系人就要问后端要,它会和后端通讯,这个后端也可以是php,我们最近搞的Restful API就是这样的东西。”我看她听得云里雾里,于是换了个说法

“打个比方吧,B/S模式好比人皮面具,直接贴脸上就是一张新脸,C/S模式是化妆盒,你本地有个脸,通过各种化妆刷和化妆盒通讯,把后端的数据,也就是这些粉啊霜啊弄到脸上,完成一个最终呈现。”

“这个我明白了,可是,刚刚你说的什么html,我不是很懂。”

“html,css,js是浏览器端显示的三驾马车,简单地说html是骨架,是一切的基础,在其之上css也就是皮肤,js是肌肉和流动的血,负责一切行为和反馈,也能控制整个身体,具体是什么,你以后慢慢体会,吃吃吃。”看着菜都上来了,我夹起一块粉蒸肉就往嘴里塞。

钱钟书说,借书是个好东西,一借一还,就能创造两次见面机会。教技术也好,修电脑也好,也不要一次全弄好,才能有下次见面机会,我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起立鼓掌,掌声经久不息。

2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