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江南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不高;蜡黄脸色,双眼总是夹杂着红丝,仿佛总是睡眠不足;一头乱蓬蓬的头发,脑门上却油光发亮。穿的虽然是格子衬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堆栈内存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张,别人便从“张江高科男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张江南。张江南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张江南,你昨晚又加班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温两碗酒,要一碟茴香豆。”便排出九文大钱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的程序一定又出bug了!”张江南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产品测试老板,围着骂。”张江南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异常不能算bug……异常!……程序员的事,能算bug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堆栈溢出”,什么“空指针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张江南喝过半碗酒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张江南,你当真会c++么?”张江南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个腾讯都进不去呢?”张江南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内存指针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掌柜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掌柜见了张江南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张江南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学过c++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学过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单例模式,怎样写的?”我回过脸去,不去理会。张江南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能写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个模式应该记着。将来面试的时候,要用。”我暗想我才不做程序员呢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静态构造吗?”张江南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单例有四种实现方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张江南刚用指甲蘸了酒,想在柜上写字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我知道只有妹子能吸引你们过来~

2 收藏


直接登录
最新评论